更多精彩

中篇小说《岁月吟歌》连载 第三十九章 文贤荟萃

2019-04-23 20:30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巴蜀文学(敬之) 阅读:1137

(网络图片)

第三十九章 文贤荟萃

二0一八年二月十二日,即农历腊月二十七日,正是土家族“过赶年”的节日期间。这一天的上午,十点钟刚过,在南宾县城北郊的一隅,唐华那间典雅大方而敞亮的居所会客厅里,就应邀聚集了三十多位客人。

县作协主席常军,因有事耽搁了,所以他来的晚一些。他刚一进门,就习惯性地抬头环顾四周,只见一盏九个龙头组成的圆状型的大吊灯,吊在客厅中央,将整个客厅照得灯火通明。在饭厅的隔断墙,则安置了一个博古架,上面陈放了一些烟、酒、茶、古玩及酒具茶具。

而在偌大的客厅里, 在靠沙发一壁的墙上。则挂着作家兼书法家卓莹,挥毫着墨的几幅苍遁有力,抄录着李白、杜甫、范仲淹、杨万里等,古代名家大儒诗词作品的画卷。

然而,在正面左右两边,则是别具一格的阁楼。在阁楼的栏杆上,万字格镶图的中间,则是镶嵌的代表着:“福、禄、寿、禧”寓意的,四块吉祥动物木质雕刻图板。使整个客厅,充满了既古色古香古朴典雅的文化气息,又明显带有十分别致地彰显了土家族吊脚楼,与土家民族文化风情韵味的格调。

这时,他完全被这优美雅致格调的客厅所折服,竞情不自禁地用嘴巴,“啧,啧”地咂巴了两下。才又无不赞叹说道:“嗨,真不简单呀,不管是谁来,一看唐顾问这客厅的装饰风格和摆设。就知道,这是一位崇尚儒家文化,颇有文化底蕴,又具深厚的文学修养的文化名人、知名作家啦!”

然后,他又面对大家说:“你们看看,是不是这样啦?仅客厅就非常别致与众不同,它给人一种典雅而不失华丽,大方而不失格调,温馨而又失民族特点的美感!”

在座的众位来宾,听到常主席这几句话,如画龙点睛式地就道出了,客厅主人的儒雅气质和身份。都不约而同地答道:“嗯,是这样,常主席不愧是作协主席,仅几句话,就对唐老评价地非常准确、到位。”

而站在一旁的唐华,见常主席和各位文人雅士,这样地恭维他,抬爱他,赞赏他。就双手抱拳谦和地说道:“那里,那里,常军主席和各位过誉了,实在不敢当哟。好了,好了,请大家落座吧,坐下来边品茶,边细细地叙谈吧。”

原来,今天是南宾县文学圈的:常军、卓莹、贤文、茅舍、程垚、云雀、垫石、巴曼、建平、往事如风、众山小、玉勇、建帮等,二十余位作家朋友们。以及唐华原所在县财贸办的,几位要好的朋友:唐生海、程晓石、吕玉华等。与唐顺祥、唐中洪、唐素贞、唐祥云几个侄儿侄女。

当然,自然也还有唐华他的三个儿女与女婿、儿媳、孙子、外孙,以及随其小儿子唐杰一起生活的,唐华与喻秋韵他们的亲家母等。

他们见唐华夫妇,已从成都返回南宾县城过春节,都曾多次提出要宴请唐华夫妇,或到家来看望他们。但却因时间不凑巧,几次都未能如愿。

所以,唐华知道此事后,他觉得与其让大家来看望他,倒不如趁今年的“过赶年”节,专门邀请大家一起到家聚一聚。也好借此,相互之间叙叙情,好好地交流一下创作心得体会,那样岂不更好?

所以,才有了今天在唐华寓所里的,文贤荟萃,群星璀璨,谈笑风生,热闹非凡的激情场面。

大家边喝着茶,有的抽着烟,边交流谈论着近年来,全县作家圈创作及出版情况。 而原财贸办的几位同志,和唐华他那几个侄儿侄女们,见文学界的朋友们一谈到文学,就滔滔不绝地说个没完没了。显然,他们有些插不上话。

因此,他们则转身,就迈上了复式楼的另一层,跑到唐华的寝室和书房,各自说话去了。而客厅里,就只剩下文学圈的朋友们了。

这时,年华已逾八十三岁的老作家、书法家,卓莹则说:“我看啦,我们南宾县的作家群,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,除了原有的老作家外,也有刚崭露头角的文学新秀不断地涌出。像咸池河、往事如风、众山小、唐逢德等同志,都创作出版了不少长篇小说,或影视剧本之类作品。”

“近期,咸池河创作的《深山松涛》扶贫小说,还得到了渝都市作协的重点扶持,也在中国《检察报》等刊物连载发表。往事如风创作的作品《西部梦》,还获得了共青团中央、中国作协的优秀奖。真是让我们喜从望外哟。”

作家茅舍接过话说:“是啦,我们县文学圈真是形势喜人啊,不单新秀如此,就是老作家也是激情焕发,佳作频出。唐华老作家更是宝刀不老啦。”

“近十年来,他老可是笔耕不辍哟,在全国各地及香港、澳门,发表了1000多万字多种体裁的作品。并且连续出版了四部著作了,而且他创作出版的力作《敬之文集》,还被中国现代文学馆等,全国各地众多文博机构收藏传世,可谓是大家了,真是可喜可贺啊”!

“现在, 他又马不停蹄地在创作中篇小说《岁月吟歌》,准备作为,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献礼作品。可以说是宏篇佳作连连,他创作或出版的文学著作,也达到了‘五部曲’了哟。”

作家兼主编的程垚, 见大家说的这么热闹,自然也不甘落后。就凑过来说:“是啦,形势逼人呀,我们县的作家群,表现都很优秀。新老作家你追我赶,近几年像火山愤发一样,创作发表或出版了许多的佳作新著,在文学上也算达到了一定的高度。”

“当然,若按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,还有很大地差距,或许是只有‘高原’,而缺乏‘高峰’哟,还需要我们铆足劲头努力攀登才行噻。”

这时,喻秋韵看时间已接近十二点钟了,才走过来对唐华说道:“老头子,你也不看时间,都快十二点钟了,只顾和大家谈论你们的文学了。搞啥子事业都要吃饭噻,你还是赶快请大家入席吧。”

不巧,这时唐华的电话又响了,唐华就对喻秋韵说道:“好的,老婆子,我把这个电话接了就吃饭吧。”说完,他就接电话去了。

原来,这个电话是原部队老首长祝吉祥,从山东省省会济南市打过来的。唐华就在电话中,提前向他拜年,祝他们老伉俪节日快乐,健康长寿。

唐华也告诉他的这位老团长,他这几天,均已向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老首长、老战友:王作成、尹国华、靳文彦、沈长虎、贾金河、陈继中等通了电话,并表达了节日的问候。

其实,唐华虽然离开部队已五十多年了,但在部队所结下的深情,却始终未被岁月所冲淡。他一直保持着这种联系,时刻都在关注着他们的一切。不仅如此,但凡他经历过的行业和单位,以及他结交的所有朋友们,包括在北京读大学时的同窗们。他都保持着这种联系,不时还见见面叙叙情。

但更多的朋友,由于天南海北各处一方,见一面实在不容易,不得已,他只好保持用电话或微信沟通联系了。

于此,倒也不是说,唐华是那种纯碎地“温良恭俭让”式的文人,但他确也是一个有道德有修养有品位,讲情感重义气之士。

然而,唐华这个电话一接下来,不觉时间已快到中午一点钟了。他赶紧对大家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耽误大家了,请大家入席吧。”他边说边走,就从他的博古架下方的蓄藏柜里,拿出了六瓶已珍藏了近20年的“五粮液”酒来,分放在三张大桌子上。

这时,喻秋韵和她的亲家母何平,及幺儿媳妇何虹,则从厨房,端来了香愤愤冒着热气的土家佳肴。

有:蒜腾炒腊肉、腊香肠、炖腊猪蹄、烧白、粉蒸肉、青椒炒肉丝、糍巴、蛋条炖粉条、都芭块、舒肉、油炸豆腐、油炸花生米。

以及盐蛋、皮蛋、拌三丝等十九个菜肴。两张圆桌和一张方桌,都满满地摆了一大桌子菜。

唐华见菜已上齐,就亲自给三张桌子的作家、朋友们、侄儿女们,分别斟上了酒。不能喝酒的,他也倒上了一杯满满的花生饮料。

然后,他坐在中间的一桌,端起酒杯就说道:“各位作家、朋友、侄儿侄女们,感谢大家光临寒舍,让我的陋室也蓬荜生辉。今天,是我们土家族的‘过赶年’的节日, 我们趁此聚在一起, 我借这杯薄酒, 共祝我们的祖国, 我们的民族繁荣昌盛, 也祝南宾县文学界再创辉煌。来, 大家干了这一杯, 干 ! ”

随着, 一阵阵“干,干,干,”的声音, 三张桌子上, 每个喝酒的人,就将杯子中的酒一囗干了下去。不一会, 主人的敬酒, 就已过三巡了。按土家民族的规矩, 即可自由喝酒,或相互敬酒了。

这时, 县作协主席常军迫不急待地站起来, 端起酒杯就说:“今天, 我要 ‘借花献佛’, 在‘过赶年’的节日里,我要敬三杯酒。”

“第一杯,我敬唐华老作家老先生。感谢您盛情邀请款待我们,并祝您健康长寿,宝刀不老再创辉煌。”

“第二杯酒,我要敬唐华、卓莹、贤文三位作协老顾问。是您们三位的精心指点支持,县作协才有今天的成绩。”

“第三杯酒呢,我要敬在坐的各位作家。是大家团结一致辛勤耕耘,才开创了南宾县文学工作的新局面。谢谢大家,干杯,干!”

接着,大家又照例自由敬酒,一时,敬酒碰杯声持续不断。至此,大家也喝的半醉半醒,飘飘然了,似乎也是酒足饭饱,恰到好处。

此时,正值下午三时。冬日暖暖地阳光洒在古老的县城,也洒在巍峨地七曜山上,在一层层积雪的映照下,闪烁出了一道道曜人眼目的光芒。

唐华,与南宾县的作家们,牢记习近平总书记:“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。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程,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”的教导。以“铁肩担道义”的社会责任感,肩负着抒写讴歌新时代的历史使命。正迎着阳光满怀着激情,高唱着《岁月吟歌》,阔步向文学的高峰进发!

(本部小说章节,已全部完毕,谢谢您的阅读和欣赏)

二0一九年二月九日执笔创作

二0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完成初稿

二0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修改定稿

创作于重庆.石柱城郊寓所

观澜轩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